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文学论文

藏药“棏嗒杰巴”的味功效

 时间:2020-06-21 05:06:58 来源: 
藏药“棏嗒杰巴”的味功效

文成当智 仁增多杰 才让南加*

青海大学藏医学院,青海西宁810001

【摘要】藏医药有悠久而灿烂的历史,为高原人民的健康作出了重要的贡献。藏医药理学对药物的来源、性味功效及用药原则具有独特的理论,本文以这独特的理论为依据,将其“味”功效以数值比值形式引用于“棏嗒杰巴”(八味獐芽菜)药效研究中,进一步探测其藏药之“味”层面的功效。

教育期刊网 http://www.jyqkw.com关键词藏药;棏嗒杰巴;味功效

【中图分类号】R29【文献标志码】 A【文章编号】1007-8517(2015)04-0004-02

基金项目:青海省科技厅自然基金资助项目(2013-Z-939Q);青海大学医学院中青年科研基金资助项目(2014-kt-3)。

通信作者:才让南加,副教授,E-mail:Cnanjia@gmail.com

量化或进一步细化是反映一门学科成熟程度的重要标志之一[1],藏药之味、化味、本质功效就是对藏药的最早的量化。但时过数千年的今天,对藏药的量化未能随时代的进步,取得应有的成果。结合现代科学量化藏药,是藏药现代化之发展趋向。笔者现就这一问题以藏医古籍为基础,构成味的“五源”所具有的功效用数值来表示,将其结果与“三因”,即:(藏医认为“三因”是一切生物机体的生理的疾病要素,在“三因”相对平衡的生理状态下各自发挥特性,相互协调、相互制约、相互依存、对立统一,一旦失去相对的平衡会造成病理状态。)“隆”、“赤巴”、“培根”的二十种特性的相互生克关系,来探究藏药之味功效的量化方法。

1藏医对人体生理与病理的认识

藏医认为宇宙与大自然是由“五源”相生相克及衍生变化所构成,随着“五源”的盛衰,使得宇宙与大自然产生变化。“五源”为土、水、火、气、空。它强调整体概念,描绘了事物的结构关系和运动形式。同样,藏医认为人的机体也是由“五源”、“三因”等很多复杂而宏观的元素构成,这些元素或生理指标都相互依赖、互为基础。并认为人的机体的七种营养物质,以及三种排泄物是构成人体的物质基础,也是进行生命活动所不可缺少的能量和基础,都随“隆”、“赤巴”、“培根”三大元素的变化而变化。

在正常生理状态下,“三因”在人体内保持着协调和平衡的关系。每当“三因”中的任何一个或一个以上因素,由于某种原因而出现过于兴盛或衰落时,则产生了病理状态。对病理的治疗,藏医认为有四种基本途径,即:饮食治疗、起居治疗、药物治疗和外治治疗。

2藏药之味功效

藏医学理论认为药物与“五源”有关,其性、味、功效亦源于“五源”。认为“五源”缺一,生物则不能生,阐明了药物生长与自然环境的统一关系。同时又指出“六味”与“五源”的关系:土水偏盛的药物味甘;火土偏盛的药物味酸;水火偏盛的药物味咸;水气偏盛的药物味苦;火气偏盛的药物味辛;土气偏盛的药物味涩。并强调“五源”各有不同的功效[2](见表1),如土源为主之药物所具有的功效,从大到小依次为重、稳、钝、柔、润、干。因而“六味”具有“五源”的各种功效,五源之功效总和会得到十七种不同的功效。“十七效”,为:寒-热、 温-凉、干-稀、润-糙、 轻-重、稳-动、钝-锐、柔-燥、软。将其功效加以归纳,得到藏药之“八种性能”,即:寒-热、 轻-重、钝-锐、润-糙。在临床应用上,药性重、润、寒、钝者可治“隆”病、“赤巴”病;药性轻、糙、热、锐者可治“培根”病。可见藏医在临床上的用药,是根据药物的“六味”、“八性”、“十七效”来辨证组方。

传统藏医药认为一切药物都来自五源,五源的不同配合, 产生了藏药的六味。[3]“五源”的各种功效相互配合时,同效叠增,异效抵消。但对于五源各种功效的相互配合法,现存古籍都有不同的看法。笔者主要以《金巴四部医典注释》[4]为依据,将所得结果以数值表示,见表2。

由表2可知,每味药所具有的功效,以数值形式表示,将数据引用到“棏嗒杰巴”中,结果见表3和图1。

2.1藏药之功效原理药物的十七效可以制服疾病的二十种特性[6],即:柔、重、温、润、稳分别克“隆”的糙、轻、寒、细、硬、动六种特性;寒、钝、凉、软、稀、干分别克“赤巴”的润、锐、热、轻、臭、泄与湿七种特性;燥、热、轻、锐、糙、动分别克“培根”的腻、重、钝、柔、稳、粘七种特性。[7] 反之,若药物之功效与疾病的特性相同时,则会导致疾病。

2.2藏药“棏嗒杰巴”与“三因”的关系由图1可得出:一方面,因“棏嗒杰巴”具有的味功效中能克制“赤巴”之特性的凉、稀、钝以及相对较弱的软等,同时前三者又为“培根”的特性,故克“赤巴”的同时,会导致病理“培根”。另一方面,能够导致病理性“隆”的同时,具有可克“培根”特性的功效:糙、轻、动等。同理,从“三因”所具有的二十种特性与味之“十七效”相互作用的层面,阐明此药与“三因”的生克关系。

2.3藏药“棏嗒杰巴”之味功效“棏嗒杰巴”主攻热性“赤巴”[8]。藏医认为“赤巴”具有火热的性质,也是负责人体内脏腑机能活动的一种因素,这是一种生理活动所需要的火或热量。在病理状态下,“赤巴”的特性失衡,会导致大小便黄色深重、皮肤巩膜黄染、善饥、口渴、身热、不能安睡、时有腹泻等症状。故,结合图2可知“棏嗒杰巴”具有消除以上症状之功效。

3讨论

“棏嗒杰巴”之味功效中的凉、糙、稀等,在克制“三因”中某一因的同时,会助生其余二因。并将这种特性引用于“十七效”与“二十种特性”时可知,此方具有很强的抗“赤巴”功效。故临床应用上,多用于“赤巴”引起的热性病。如,胆汁过量失调、胆囊炎等。《四部医典》记载:“棏嗒杰巴具有治疗胆囊炎,皮肤变黄等疾病之功效”。并从有效成分也可知,此方具有抗肝炎、疏肝、利胆、退黄[9],抑菌、抗病毒、抗氧化等功能[10]。但此方具有较多由水气产生的苦味,而苦味所具有的糙、动、轻等味功效的生“隆”值远大于克“隆”值。因而此方主攻热性疾病,防寒性若“隆”、“培根”等疾病[2]。可见药物之味的功效,可以以数值形式,探索其量化方法。

藏医认为药物有味、化味、本质等三种功效,而本质功效又细分为八种[10]。因此,本文所用的数值只代表味层面而不能代表确切或最终的功效。若以藏药理论来阐明药理机制或多种药物之药效比较研究,需进一步结合化味、本质的功效来量化其最终功效。

教育期刊网 http://www.jyqkw.com参考文献

[1]盛良.中药四气五味的量化[J].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,2004,13 (22):2943-2945.

[2]宇妥·云丹贡布.四部医典[M].拉萨:西藏人民出版社,1982:119-125.

[3]热增才旦.藏药木斗聂莪现代研究结果与味化学的联系[J].西北药学杂志,2007,22(1):45-46.

[4]金巴.金巴四部医典注释[M].北京:民族出版社,2006:350-405.

[5]嘎务.藏药晶镜本草[M].北京:民族出版社,2007:205-304.

[6]王锺元.藏医药学基础理论简介[J].西北民族大学学报,1980,7(1):63-75.

[7]罗达尚.浅解藏药的六味、八性、十七效[J].中成药研究,1985,10(1):39-40.

[8]那玉清.八味獐芽菜散对小鼠急性肝损伤的保护作用[J].青海医学院学报,2011,32(4):253-255.

[9]逯雯洁.药八味獐牙菜丸中芒果苷的含量测定[J].中国医院药学杂志,2013,33(18):1551-1552.

[10]帝玛尔·丹增彭措.晶珠本草[M].北京:民族出版社,2005:3-4.

(收稿日期:2014.12.26)